贼头原本是书记员(组图)

时间:2021-04-10来源:未知作者:admin点击:
反扒神警胡雪林从事反扒20年,抓获小偷5000多个的传奇故事,读来令人荡气回肠、欲罢不能;数十个小偷的口述实录,既真实反映了他们从普通人堕落为扒窃分子的思想、心理演变轨迹

  反扒“神警”胡雪林从事反扒20年,抓获小偷5000多个的传奇故事,读来令人荡气回肠、欲罢不能;数十个小偷的口述实录,既真实反映了他们从普通人堕落为扒窃分子的思想、心理演变轨迹,同时也折射出社会道德情境、风气存在的种种困扰。近距离审视现实的残酷真实,使我们震惊、震撼,促我们反思、警醒!

  来自湖北某市的四男两女,组成了自助旅游团。他们或坐长途空调大巴,或坐火车,从武汉往江苏方向行进,无固定目的地,沿途只要有城市,他们就住下来,走走停停,吃喝玩乐,过着逍遥安逸的日子,却不用自己掏一分钱。

  他们的钱从何而来?靠亲友资助?否!有可花公款的接待单位?否!那么唯一可能的是随身携带袖珍印钞机?否!这样的印钞机科学家还没有发明出来。那么他们靠什么支付每天六人的吃喝玩乐、游山玩水的不菲的消费?一个字,偷!

  因此,他们既是旅游团,也是偷窃团。令人震惊的是这伙一路靠扒窃来支撑巨额消费的“贼头”,居然是某市人民法院的书记员。他的女友也在这个团伙里,虽然他不直接偷,但他指挥他们去偷,然后共享偷窃成果。一旦被发现,他则亮出自己的法官身份,为同伙脱身掩护。于是“老鼠”一次次得以安然脱险,“猫”和“老鼠”一次次则举杯同欢、额手称庆。

  此事发生在上世纪90年代初的某年春天,正是江南暖风吹拂、莺飞草长、柳叶初绽、适合旅游的最佳季节。这伙人一路逍遥到了镇江。此前,他们经过很多地方,基本上都有惊无险,把别人的口袋当成了银行的取款机,一次次地成功获得“可持续”玩乐所需要的人民币。但他们料想不到,到了镇江,一出火车站出口,就被胡雪林盯上了。从他们相互间讲话的姿态、神态、衣着上,胡雪林就认定这是一伙不务正业的人。

  在某公交车车站,这伙人趁人多往车门拥时,相互掩护,围住一女士,一人则把女士口袋里的钱包扒到手中。胡雪林把扒窃者抓住,把他从车门边拉下来。女士钱包里有800元外汇券和1000元人民币。他们的贼眼看得真够准的,在那个年头身边能携带此等数额钱的人并不多。

  此时,一30多岁的男子走来,从身边掏出法官证,说:“他(指扒窃者)是我朋友,看在我们是一家子(同是法制系统工作人员)的分上,放了他吧!我们出来旅游,身边没钱了,他才犯错……”

  胡雪林看了他的证件,从上面看该男是某省会城市区一级法院的书记员,心里不禁“咯噔”了一下:好家伙,执法人员居然与窃贼同流合污,这还了得。同行中有此等败类,真是奇耻大辱。他鄙夷地看着他,没等他吭声,该法官又说:“你要什么东西,我回XX给你办。我爸是XX市人民法院院长……”从后来调查的情况看,此男父亲、姐姐、姐夫确实都在当地法院系统工作,他也是区法院的书记员,但此男从小好逸恶劳,一直在社会上跟一些不三不四的人鬼混。

  为了稳住这伙人,胡雪林就说,“你们先跟我一起到刑警大队去,能帮忙我会尽量帮忙。”胡雪林的徒弟先将其余5人分别用手铐铐住,然后这位同行的法官也跟随着一起被带到了刑警大队。工作人员对他们分别进行了审讯。该“法官”称:“我没偷,我在一边玩。”而同行5人则供称:“是他带我们出来的!”他们沿途到了芜湖、南京等很多城市,作案数十起。